近日,微软又上线一款全新的Windows 10免费主题— — Bending Light PREMIUM(光的折射) 。这款主题内置了 18张4K壁纸 ,全部是光线在各种棱镜之下绮丽奇幻的折射场景,当然也包括了著名的三棱镜,让人沉醉其中。

2月27日,是老朱入住方舱医院的第13天,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和《爱的奉献》的歌声中,又一批治愈的舱友即将离开这里,老朱忙前忙后为他们送行。热爱传递温暖的老朱,也迎来了他自己的好消息。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出院的时间指日可待。他在心里为自己加油,为武汉祝福,希望劫后余生的武汉更加美丽健康。(吴琼)

“我们这么多人,都离家在外,难免有不方便,需要互相帮忙。”有一个糖尿病患者胃口不太好,方舱的饭菜他觉得油腻,吃不下。党支部的黄书记提起了这事,老朱就记在了心里,把他从家里带来的苏打饼干“贡献”给了这位舱友。有次,老朱看到一个老年患者泡中药时用牙刷的另一头进行搅拌,他马上把从家中带来的一次性筷子给了这位老人一些,老人非常感谢。点点滴滴的小事,流淌着温暖。

白光是由各种单色光组成的复色光;同一种介质对不同色光的折射率不同;不同色光在同一介质中传播的速度不同,所以,因为同一种介质对各种单色光的折射率不同,所以通过三棱镜时,各单色光的偏折角不同。因此,白色光通过三棱镜会将各单色光分开,形成红、橙、黄、绿、蓝、靛、紫七种色光即色散。

“大家集中在一起治疗,对彼此有个亲切的称呼叫“舱友”。舱友有困难就找党员,我们及时帮着协调解决,大家在这里住的舒服,心情愉快,就能早点好起来。大家都好了,武汉也就好了。全国都在帮武汉,我们武汉人也不能落后。”老朱为武汉的遭遇难过,为武汉人的不幸难过。在武汉重启的过程中,他希望自己能出一份力。

微软介绍道:在免费提供的18张4K壁纸中,查看光进入各种棱镜时的折射与反射。

武汉客厅官方公布的容量是2000张床位,老朱来时,已入住近1500名患者。负责医护管理的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,援助的有新疆、广东、安微等医疗队。老朱所在的C舱,患者近500人,而医护人员每班才25人,要给每个患者量体温、测血氧保护度、发药、发饭,一天下来忙得团团转。尤其是外省的医疗队员,大过年的告别家人,顾不上个人安危,千里迢迢支援湖北,让老朱这个生了病的武汉人心里不是滋味儿。

老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“中招”的。他甚至没有明显的症状。武汉封城后,老朱一家也封了门。然而大年初六开始,他便开始嗓子痒,干咳,不烧,起初以为是支气管炎的老毛病,并没在意。2月4号起发烧,2月14日核酸检测阳性,他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的普通型肺炎。

核酸检测是每天最繁重的一项任务。方舱里住的都是症状不重的患者,大家经过一段时间的规范治疗,身体的各项指标很快就能恢复,这个时候就需要进行核酸检测确定是否能出院。每天,老朱都帮着维持秩序,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。“今天中午8点钟有150个人做核酸检测,我帮助医护人员点名排队,每10个人一组,有序采样,10点钟就全部完成了采样工作。”

就在这时,方舱要成立临时党支部,开展党员志愿活动。老朱想都没有多想,就立刻报名,成为了59名党员志愿者之一。“我是病人,但我也是党员,不管在哪里,党员就是要带头,发挥先锋模范作用。我党龄已经21年了,干点力所能及的事,我吃得消。”火红的党悬挂在方舱内,老朱的心也找到了归属,他克服自身乏力、出虚汗、没胃口的不适,开始了他在方舱的志愿行动。

老朱还有个小本本,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天的一切,也记录着来自领导、同事、家人和朋友的关心。“大家对我的关心我都放在心里,我也要把这份温暖传递出去。”

方舱里有老朱活跃的身影,组织跳舞、打太极、唱歌、欢送病友、帮忙打水……方舱里也有老朱安静的一面,酷爱读书的他,已经读完了四本书,今天开始看第五本书《活着》。2月22号,广东电视台记者进舱采访,老朱读书的身影也吸引了他们的目光,记者饶有兴趣地和老朱聊了半天。2月27日的读书会,老朱和舱友们一同分享了他的读书心得和病中感受,得到了大家真诚的掌声。

收到确诊通知的那一刻,老朱感觉喘不过气来,像凭空被人狠狠打了一拳,天旋地转,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恐惧、对家人的担忧,犹如一块巨石压在心头。但他是家里的主心骨,老婆、儿子、儿媳、孙女都在家里,他还得镇定,他要是慌了,这个家就乱了。2月14日,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,他住进了东西湖方舱医院——武汉客厅。

每天都忙碌着,哪怕是一点点小事情,只要自己参与进去、出力并看到成果了,老朱都会乐在其中。“大家都相信党员,我非常开心。”一天早上,有个舱友找到老朱,向他反映,口罩每两天发放一个、易导致再次被感染,要求每天每人至少保证一个口罩。老朱赶紧向临时党支部的黄书记汇报,黄书记找医院总负责人,及时解决了口罩发放不足的问题。